当前位置:首页 > 坛经解释

六祖坛经原文白话文第九卷

发布时间:2019-03-27 16:39:56编辑:杨春晓 阅读次数:

六祖坛经原文白话文第九卷

六祖法宝坛经 宣诏品 第九卷

神龙元年上元日。则天中宗诏云。朕请安秀二师宫中供养。万机之暇。每究一乘。二师推让云。南方有能禅师。密授忍大师衣法。传佛心樱可请彼问。今遣内侍薛简。驰诏迎请。愿师慈念。速赴上京。

神龙是唐朝中宗的年号,上元日即是正月十五日元宵节。七月十五就叫中元日。武则天是唐朝女皇帝,非常笃信和拥护佛学,可是这位女皇帝她很不守规矩,什麽事情她都敢做。但她倍佛,故她将当时的大德高僧都请到宫中供养。

中宗是武则天的儿子,在位没几年,武则天将他贬为庐陵王,而自己即位做皇帝。她下一诏书,说:「我已经迎请嵩岳慧安师及北宗神秀师到宫中供养。我处理万种国事闲暇之余,常常研究顿教法门。可是这两位法师都推让说:我们的道德不如南方广东惠能大师,他是密受五祖弘忍大师衣钵,传佛心印真正继承者,可请他来问一问。所以现在我派遣宫中内侍(即宫中的太监),名叫薛简,带著皇帝的诏书来迎请大师。但愿大师悯念众生,速来京——长安。」

师上表辞疾。愿终林麓。薛简曰。京城禅德皆云。欲得会道。必须坐禅一习一 定。若不因禅定而得解脱者。未之有也。未审师所说法如何。

六祖大师作了一道表章,也就是回一封信说:「我很多病啊9其实六祖大师没有病,不过这是说方便语,并非打妄语,为什麽呢?因六祖大师不愿见皇帝,尤其不愿见女皇帝,更何况她不讲规矩又不守戒律,所以不高兴去见她。但六祖不能说:「你是女皇帝,我是祖师,我不需要见你这个女皇帝。」所以就辞疾推托说:「我年纪老了,有很多病痛。我愿终老於林麓间。」

这是第九品,在丁福保注释的本子上说是护法品,是错误的,应该是「宣诏品」。宣即皇帝请六祖到宫中供养,诏即是诏书;宣读他的诏书请其到京都去,不能算是护法品。

薛简说:「京城那些禅师大德都如此说,若你想明白道法,必须要坐禅修一习一 定力。假设不由禅定得到解脱的话,这是决无可能的事。我不知祖师您所说的法如何?」

师曰。道由心悟。岂在坐也。经云。若言如来若坐若卧。是行邪道。何故。无所从来。亦无所去。无生无灭。是如来清净禅。诸法空寂。是如来清净坐。究竟无证。岂况坐耶。

六祖大师虽不识字,但所讲的却非一般人所能悟到的。他说:「道是从心里边悟出来,怎麽是单单在坐呢?单坐是不可以的,你一定也要明理,开悟佛法的道理,这就叫「解」。坐是行,若单行不解,这是愚痴;若单解不行,这是口头禅。所以明白後还要身体力行,而非一天到晚坐著坐著,坐了几十年一点道理也不懂,自己心里也不会开悟。」

金刚经上说:「若有人言如来,若来,若去,若坐,若卧。是人不解我所说义。何以故,如来者,无所从来,亦无所去,故名如来。」若说佛好像是坐著或躺著,这是行旁门外道。为什麽呢?因为佛是无所从来,亦无所去,他也不生也不灭,这个才是如来清净禅。一切法本来是空寂的,这是如来的清净坐。究竟也无所证得,况且要你总是打坐耶?总是打坐也是一种执著。

简曰。弟子回宫。主上必问。愿师慈悲。指示心要。传奏两宫。及京城学道者。譬如一灯然百千灯。冥者皆明。明明无荆

师云。道无明暗。明暗是代谢之义。明明无尽亦是有荆相待立名故。净名经云。法无有比无相待故。

薛简说:「弟子回京时,皇帝一定要问我的,愿祖师您大发慈悲,指示以心印心重要的道理,好让我回去禀告皇帝,及令京城里所有学道的人都知道。就好像一盏灯能将百千盏灯点著了,使黑暗的地方都得到光明,使光明无有穷荆」

六祖大师说:「道的本体,也就是性的本体,是没有明,也没有暗,明暗只是代谢的意思。明来则暗去,暗来则明去,明是代替这个暗,暗是代替这个明。你所听说的『明明无净,这也是个有荆为什麽呢?因它是个对待法,明对著暗,有对待就会有尽了。所以维摩经上说:「法是无可比拟的,它是绝待而非相待,是绝对而非相对。」

简曰。明喻智慧。暗喻烦恼。修道之人倘不以智慧照破烦恼。无始生死凭何出离。

师曰。烦恼即是菩提。无二无别。若以智慧照破烦恼者。此是二乘见解。羊鹿等机。上智大根悉不如是。

薛简说:「明就是譬喻智慧,暗就是譬喻烦恼。所有修道的人,若不以智慧照破所有的烦恼,则从无始劫到现在的生死,凭什麽可以出离呢?」

首页12尾页

本文链接:六祖坛经原文白话文第九卷

上一篇:六祖坛经原文白话文第十卷

下一篇:六祖坛经原文白话文第八卷

Copyright © 2018-2020 坛经感应网    ICP备案编号:浙ICP备15039727号-58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