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坛经解释

六祖坛经偈诵完整版

发布时间:2019-03-02 20:31:18编辑:李雨禾 阅读次数:

六祖坛经偈诵完整版

【悟法传衣第一】

时,大师至宝林。韶州韦刺史名璩,与官僚入山,请师于大梵寺讲堂,为众开缘说:摩诃般若波罗蜜法。师升座次,刺史官僚三十余人,儒宗学士三十余人,僧尼道俗一千余人,同时作礼,愿闻法要。

偈颂:史君请师说,摩诃般若法;三教官与民,恭敬闻法要。

大师告曰:善知识!总净心念,摩诃般若波罗蜜。大师良久复告众曰:善知识!菩提自性,本来清净;但用此心,直了成佛。

偈颂:般若除妄心,息妄显真心;自性本清净,真妄尽假名。

善知识!且听惠能行由得法事意。能严父本贯范一陽一,左降流于岭南,作新州百姓。此身不幸,父又早亡,老母孤遗,移来南海,艰辛贫乏,于市卖柴。

偈颂:三岁父既殁,孝养侍老母;无钱上学堂,安贫随缘过。

时,有一客买柴,使令送至客店。客收去,能得钱,却出门外,见一客诵经,能一闻经云:应无所住,而生其心。心即开悟。

偈颂:先有苦其志,后能闻经入;心若无所住,何愁不开悟。

遂问客诵何经?客曰:金刚经。复问从何所来持此经典?客云:我从蕲州黄梅县东禅寺来,其寺是五祖忍大师在彼主化,门人一千有余,我到彼中礼拜,听受此经。大师常劝僧俗,但持金刚经,即自见性,直了成佛。能闻说,宿昔有缘,乃蒙一客取银十两与能,令充老母衣粮,教便往黄梅礼拜五祖。能安置母毕,即便辞亲。不经三十余日,便至黄梅礼拜五祖。

偈颂:见道未证道,悟后始修道;求法心迫切,安家至黄梅。

问能曰:汝何方人?欲求何物?能对曰:弟子是岭南新州百姓,远来礼师,唯求作佛,不求余物。

偈颂:万缘尽放下,为求佛智慧;一切如空花,不存余物想。

祖言:汝是岭南人,又是獦獠,若为堪作佛?能曰:人虽有南北,佛性本无南北;獦獠身与和尚不同,佛性有何差别?

偈颂:行者为法来,祖试其见地;相虽有差别,佛性本无二。

祖更欲与语,且见徒众总在左右,乃令随众作务。予曰:惠能启和尚,弟子自心常生智慧,不离自性,即是福田。未审和尚教作何务?祖云:这獦獠根性大利!汝更勿言,着槽厂去。能退至后院,有一行者差能破柴踏碓。

偈颂:福自心中来,慧由自性生;两者本不离,何处修福慧。

经八月余,祖一日见能曰:吾思汝之见可用,恐有恶人害汝,遂不与汝言,知之否?能曰:弟子亦知师意,不敢行至堂前,令人不觉。

偈颂:见地虽可用,亦莫强出头;嫉妒人心恶,潜藏待机缘。

祖一日唤诸门人总来,吾向汝说:世人生死事大,汝等终日只求福田,不求出离生死苦海;自性若迷,福何可救?汝等各去自看智慧,取自本心般若之性,各作一偈来呈吾看;若悟大意,付汝衣法,为第六代祖。火急速去,不得迟滞。思量即不中用,见性之人,言下须见;若如此者,轮刀上阵亦得见之。

偈颂:人生何事重,生死为最大;修福不修慧,岂能了生死。

众得处分,退而递相谓曰:我等众人,不须澄心用意作偈,将呈和尚有何所益?神秀上座现为教授师,必是他得。我辈谩作偈颂,枉用心力。诸人闻语,总皆息心,咸言:我等以后依止秀师,何烦作偈。

偈颂:生死无人替,有谁可依怙;他人无法度,唯靠众自度。

神秀思惟:诸人不呈偈者,为我与他为教授师,我须作偈将呈和尚。若不呈偈,和尚如何知我心中见解深浅?我呈偈意,求法即善,觅祖即恶,却同凡心夺其圣位奚别;若不呈偈,终不得法。大难!大难!

偈颂:呈偈与不呈,妄想起分别;心若无所求,何来有难矣。

五祖堂前,有步廊三间,拟请供奉卢珍画楞伽经变相,及五祖血脉图流传供养。神秀作偈成已,数度欲呈,行至堂前,心中恍惚,徧体汗流,拟呈不得。前后经四日,一十三度呈偈不得。

偈颂:见性自能知,何须由偈证;心乱意不净,呈偈亦枉然。

秀乃思惟:不如向廊下书着,从他和尚看见。忽若道好,即出礼拜,云是秀作;若道不堪,枉向山中数年受人礼拜,更修何道?是夜三更,不使人知,自执灯书偈于南廊壁间,呈心所见。

偈颂:终身在道场,毕生不见道;惭愧心生起,始能成佛道。

偈曰:身是菩提树,心如明镜台;时时勤拂拭,勿使惹尘埃。

偈颂:色身本无常,心念亦生灭;着相觅菩提,何时能见性。

秀书偈了,便却归房,人总不知。秀复思惟:五祖明日见偈欢喜,即我与法有缘;若言不堪,自是我迷,宿业障重,不合得法,圣意难测。房中思想,坐卧不安,直至五更。

偈颂:妄心不止息,念念烦恼生;缘过当放下,莫于境上转。

祖已知神秀入门未得,不见自性。天明,祖唤卢供奉来,向南廊壁间绘画图相,忽见其偈,报言:供奉却不用画,劳尔远来。经云:凡所有相,皆是虚妄。但留此偈与人诵持,依此偈修,免堕恶道;依此偈修,有大利益。令门人炷香礼敬,尽诵此偈,即得见性。门人诵偈,皆叹善哉!

偈颂:诸相因缘起,无常故虚妄;五祖权巧说,修此能利益。

祖三更唤秀入堂,问曰:偈是汝作否?秀言:实是秀作,不敢妄求祖位。望和尚慈悲,看弟子有少智慧否?祖曰:汝作此偈,未见本性,只到门外,未入门内。如此见解,觅无上菩提,了不可得。

偈颂:神秀教授师,为人说佛法;说者心未明,依然门外汉。

无上菩提!须得言下识自本心,见自本性不生不灭,于一切时中,念念自见万法无滞,一真一切真,万境自如如;如如之心,即是真实。若如是见,即是无上菩提之自性也。

偈颂:自性无生灭,岂是相上修;菩提本来有,一悟一切悟。

汝且去一两日思惟,更作一偈,将来吾看;汝偈若入得门,付汝衣法。神秀作礼而出,又经数日,作偈不成。心中恍惚,神思不安,犹如梦中,行坐不乐。

偈颂:弘忍愍弟子,不舍一众生;神秀今未悟,执偈挂心头。

复两日,有一童子于碓房过,唱诵其偈。能一闻,便知此偈未见本性;虽未蒙教授,早识大意。

偈颂:惠能未蒙授,早悟佛法意;童子久在寺,闻法不会意。

遂问童子曰:诵者何偈?童子言:尔这獦獠!不知大师言世人生死事大,欲得传付衣法,令门人作偈来看;若悟大意,即付衣法为第六祖。神秀上座于南廊壁上书无相偈,大师令人皆诵此偈,依此偈修,免堕恶道。能曰:我亦要诵此,结来生缘,同生佛地。上人!我此踏碓八个余月,未曾行到堂前,望上人引至偈前礼拜。

偈颂:童子不识圣,如人不见佛;今朝尘尽破,放光照大千。

童子引至偈前作礼,能曰:能不识字,请上人为读。时有一江一 州别驾,姓张名日用,便高声读。能闻已,因自言:亦有一偈,望别驾为书。别驾言:獦獠!汝亦作偈,其事希有。

偈颂:别驾名日用,识字不识佛;惠能虽柴夫,识佛非文字。

能启别驾言:欲学无上菩提,不得轻于初学;下下人有上上智,上上人有没意智,若轻人,即有无量无边罪。别驾言:汝但诵偈,吾为汝书;汝若得法,先须度吾,勿忘此言。

偈颂:佛性无形体,岂可事相论;轻慢智成识,恭谦识转智。

能偈曰: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;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。

偈颂:身由四假合,心从五蕴生;一切如幻化,何能染性空。

书此偈已,徒众总惊,无不嗟讶,各相谓言:奇哉!不得以貌取人,何得多时使他肉身菩萨?祖见众人惊怪,恐人损害,遂将鞋擦了偈,云:亦未见性。众人疑息。

偈颂:闻道有先后,悟道无分别;其貌虽不扬,心地却菩提。

次日,祖潜至碓坊,见能腰石舂米,语曰:求道之人,为法忘躯,当如是乎!即问曰:米熟也未?能曰:米熟久矣,犹欠筛在。祖以杖击碓三下而去,能即会祖意。

偈颂:惠能来求法,为此忘身躯;并非不见性,犹欠祖印可。

三鼓入室,祖以袈裟遮围,不令人见,为说金刚经,至应无所住,而生其心。能言下大悟,一切万法不离自性。

偈颂:金刚自性身,能生万种法;无住离诸相,即生智慧心。

遂启祖言:何期自性本自清净!何期自性本不生灭!何期自性本自具足!何期自性本无动摇!何期自性能生万法!

偈颂:空性自具足,清净不动摇;性空能缘起,法本不生灭。

祖知悟本性,谓惠能曰:不识本心,学法无益。若识自本心,见自本性,即名丈夫、天人师、佛。

偈颂:万物有本末,凡事有终始;不识自本心,学法有何益。

三更受法,人尽不知,便传顿教及衣钵,云:汝为第六代祖,善自护念,广度有情,流布将来,无令断绝。听吾偈曰:有情来下种,因地果还生;无情既无种,无性亦无生。

偈颂:护念此本心,付嘱度群伦;发愿化众生,实无一人度。

祖复曰:昔达磨大师初来此土,人未之信,故传此衣以为信体,代代相承;法则以心传心,皆令自悟自解。自古佛佛唯传本体,师师密付本心。衣为争端,止汝勿传;若传此衣,命如悬丝。汝须速去,恐人害汝。能曰:向甚处去?祖云:逢怀则止,遇会则藏。

偈颂:昔时人未信,故藉衣钵证;法本心传心,无须身外求。

惠能三更领得衣钵,云:能本是南中人,久不知此山路,如何出得一江一 口?五祖言:汝不须忧,吾自送汝。祖相送直至九一江一 ,驿边有一只船子,祖令惠能上船,五祖把橹自遥惠能言:请和尚坐,弟子合摇橹。五祖云:合是吾渡汝。能云:迷时师度,悟了自度;度名虽一,用处不同。惠能生在边方,语音不正,蒙师付法,今已得悟,只合自性自度。祖云:如是!如是!以后佛法,由汝大行;汝去三年,吾方逝世。汝今好去,努力向南,不宜速说,佛法难起。能辞违祖已,发足南行,两月中间,至大庾岭。

偈颂:迷时师度徒,悟了乃自度;本无迷悟事,原是人糊涂。

五祖归,数日不上堂。众疑,诣问曰:和尚少病少恼否?曰:病即无,衣法已南矣。问:谁人传授?曰:能者得之。众乃知焉。逐后数百人来,欲夺衣钵。

偈颂:和尚怎有病,只因众生恼;谁能识其义,便是大医王。

一僧俗姓陈,名惠明,先是四品将军,性行粗慥,极意参寻,为众人先,趁及于能。能掷下衣钵于石上,云:此衣表信,可力争耶!能隐于草莽中。惠明至,提掇不动,乃唤云:行者!行者!我为法来,不为衣来。能遂出,坐盘石上。惠明作礼,云:望行者为我说法。能云:汝既为法而来,可屏息诸缘,勿生一念,吾为汝说。良久谓明曰:不思善,不思恶,正与么时,那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?惠明言下大悟。

偈颂:息缘总净心,莫思善与恶;当下无别想,即见真面目。

复问云:上来密语密意外,还更有密意否?能云:与汝说者,即非密也;汝若返照,密在汝边。明曰:惠明虽在黄梅,实未省自己面目;今蒙指示,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,今行者即惠明师也。能曰:汝若如是,吾与汝同师黄梅,善自护持。

偈颂:人人有佛性,个个却不知;原是无秘密,全由此心造。

明又问:惠明今后向甚处去?能曰:逢袁则止,遇蒙则居。明礼辞。明回至岭下,谓趁众曰:向陟崔嵬,竟无踪迹,当别道寻之。趁众咸以为然。

偈颂:惠能向南去,惠明往北行;二人随法缘,各自在一方。

能后至曹溪,又被恶人寻逐。乃于四会县,避难猎人队中,凡经一十五载,时与猎人随宜说法。猎人常令守网,每见生命,尽放之。每至饭时,以菜寄煮肉锅。或问,则对曰:但吃肉边菜。

偈颂:无缘待时机,有缘则说法;悲悯众生故,潜藏十余载。

一日思惟:时当弘法,不可终遁。遂出至广州法性寺,值印宗法师讲涅槃经。时有风吹幡动,一僧云:风动。一僧云:幡动。议论不已。能进曰:不是风动,不是幡动,仁者心动!一众骇然。

偈颂:缘熟当弘法,时值涅槃会;风幡境上争,实乃心妄动。

印宗延至上席,征诘奥义。见能言简理当,不由文字。宗云:行者定非常人,久闻黄梅衣法南来,莫是行者否?能曰:不敢!宗于是执弟子礼,告请传来衣钵出示大众。

偈颂:印宗门内人,能识非常人;闻言契实相,不由文字出。

宗复问曰:黄梅付嘱,如何指授?能曰:指授即无,唯论见性,不论禅定解脱。

偈颂:入道之首要,以慧解为本;不论次第法,直言见性门。

宗曰:何不论禅定解脱?谓曰:为是二法,不是佛法;佛法是不二之法。宗又问:如何是佛法不二之法?能曰:法师讲涅槃经,经明见佛性,是佛法不二之法。如涅槃经高贵德王菩萨白佛言:犯四重禁,作五逆罪,及一阐提等,当断善根佛性否?佛言:善根有二:一者常,二者无常,佛性非常非无常,是故不断,名为不二;一者善,二者不善,佛性非善非不善,是名不二。蕴之与界,凡夫见二;智者了达其性无二,无二之性,即是佛性。

偈颂:佛法不二法,人心有差别;性本无对待,何来起分别。

印宗闻说,欢喜合掌,言:某甲讲经,犹如瓦砾;仁者论义,犹如真金。于是为能剃发,愿事为师。能遂于菩提树下,开东山法门。

偈颂:昔时是人师,今日愿为徒;印宗此风范,世人永赞叹。

能于东山得法,辛苦受尽,命似悬丝。今日得与史君,官僚、僧尼、道俗同此一会,莫非累劫之因;亦是过去生中供养诸佛,同种善根,方始得闻如上顿教得法之因。教是先圣所传,不是惠能自智。愿闻先圣教者,各令净心;闻了各自除疑,如先世圣人无别。

偈颂:此生闻顿教,又逢六祖言;若无善根厚,岂会遇斯法。

师复告众曰:善知识!菩提般若之智,世人本自有之;只缘心迷,不能自悟,须假大善知识,示导见性。当知愚人智人,佛性本无差别;只缘迷悟不同,所以有愚有智。吾今为说摩诃般若波罗蜜法,使汝等各得智慧。志心谛听!吾为汝说。

偈颂:般若世人有,自迷不能悟;只因狂心起,歇息即菩提。

善知识!世人终日口念般若,不识自性般若,犹如说食不饱;口但说空,万劫不得见性,终无有益。善知识!摩诃般若波罗蜜是梵语,此言大智慧到彼岸。此须心行,不在口念。口念心不行,如幻如化,如露如电;口念心行,则心口相应。本性是佛,离性无别佛。

偈颂:口说为迷人,心行乃智者;自性本是佛,离性无别佛。

以上就是六祖坛经偈颂的一部分了,我们修行的时候多去思考六祖坛经的含义,这样我们才能够感悟经文,让我们更好的去生活的。以上只是作者对文章的一些理解,如果有不正确的地方还望海涵。

本文链接:六祖坛经偈诵完整版

上一篇:读诵六祖坛经的好处与功德利益是什么

下一篇:六祖坛经白话文第一卷

Copyright © 2018-2020 坛经感应网    ICP备案编号:浙ICP备15039727号-58网站地图